阿隆與約 1,700 名慕道者將在 2024 年在馬來西亞的六個教區和三個總教區舉行的復活節守夜禮中接受洗禮。 (圖片:受訪者提供)

(天亞社中文網)

Apr 4 2024

三年前,心煩意亂的阿隆(Francis Ahleong)曾站在他於馬來西亞吉隆坡郊區八打靈再也家中三樓的陽台上,打算跳樓自殺。

今天,他已找到了自己的皈依,準備好自我生命的逾越,在今年的復活節守夜禮中領受聖洗聖事。

二十七歲的阿隆回憶說:「那時我很沮喪,很想自殺。」那是 2020 年 8 月,正值全國新冠疫情封鎖最嚴重的時期。 當時他在吉隆坡附近一家購物中心的潛水器材店工作。就像許多其他商店一樣,封鎖迫使這家商店暫時關閉。

阿隆的薪水也被削減了一成。 收入減少、缺乏社交以及由此產生的焦慮把他推到了瀕臨從陽台上跳下去的邊緣。

他向天亞社說,就在他要跳下去的一刻,「我聽到一個聲音叫我離開陽台,進去讀聖經。 我不知道那是神還是天使。」

雖然沒有受過洗禮,但他在沙巴州一個基督徒為主的村莊坦巴羅長大,因此對聖經很熟悉。 村裡 30 個家庭中大部分是天主教徒,少數是基督教徒。

他的父母出生於天主教家庭,但並未實踐該信仰。 他們給兒子命名為方濟,雖然他並沒有真正接受過受洗。

該村莊位於沙巴州的山區,距離婆羅洲最高的京那巴魯山約 40 分鐘車程。 大多數村民都靠向來這裡度假的人出租露營必需品為生。其他的人是橡膠小農和菜農。

在村裡,阿隆與他的姑母和姑丈一起居住。姑丈是村長,也是亞庇總教區聖庇護十世堂區的傳教員。

在他十幾歲的時候,他們經常帶他到教堂參加彌撒。阿隆說:「他們就像我的父母。他們曾問我是否想受洗,當時我拒絕了。」「雖然我和他們一起上教堂,但我對信仰了解不多。」

然而,他一直有在網上閱讀每日的彌撒經文。由於想更加了解其中的背景,他在 2017 年到了八打靈再也工作後買了一本聖經。

那天當他從陽台回到自己的房間時,他真的拿起聖經讀了起來。他說,從那時起,「他再沒有自殺的衝動了。」

但即使在疫情解封、重返工作崗位並開始再次領回全額工資後,他的內心仍然有些不安。

就在這時,阿隆同樣來自沙巴的女朋友邀請他參加他家附近的聖依納爵堂區的慕道課程。他說:「她鼓勵我參加。 她說我會結識到新朋友,這比一個人呆著要好。」

阿隆回憶說,當他於 2023 年參加堂區的成年人收錄禮時,他內心感到很平安。

他的女朋友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 他說:「她希望我們和我們的孩子(當他們有孩子時)也成為天主教徒。」

堂區的慕道協調員費爾南德斯( Eric Fernandez) 表示,阿隆「渴望認識基督,但礙於工作安排,他錯過了慕道班很多的課」。阿隆每天工作 12 小時,直到晚上 10 點, 且只有周一休息,而慕道班的上課時間是周日下午。

費爾南德斯為阿隆增加了一對一的線上課程,以彌補錯過的課題。聖依納爵堂負責馬來語使徒工作的蒂恩 (Mary Thien) 表示,自她 2017 年開始在該堂區的使徒工作以來,已有約 30 人領受聖洗和堅振聖事。他們當中大多數是基督教徒或是已放棄信仰的天主教徒的孩子。

馬來西亞的教區有華語、泰米爾語和馬來語的特別語言使徒服務。 每種語言與英語同時一起舉行收錄禮,所有慕道者也會一起領受洗禮。

根據梵蒂岡《信仰通訊社》報道,今年馬來西亞三個總教區和六個教區有 1,700 名慕道者準備在復活節守夜禮領洗,阿隆是其中之一。

阿隆計劃當工作合約於今年 12 月結束時,他會返回自己的村莊,開始做食品生意。他說:「我希望能像我叔叔一樣,在我的堂區成為一名傳道員。」

他表示,正在熱切地等待洗禮的到來。

 

原文:  From the brink of suicide, Malaysian walks to the shore of fa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