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倉剛典將於 3 月 30 日在日本山口縣宇部天主堂的復活節守夜禮中接受洗禮。(圖片:受訪者提供)

(天亞社中文網)

Apr 3 2024

五十三歲的坂倉剛典 (Takanori Sakakura) 是一名醫生,他正準備今年在日本山口縣的宇部教堂領受洗禮。 他說,他已經能夠從「靠自己努力的生活」轉變為「信靠上主的生活」,他「生活中的困難」也得到了紓解。

作為一名精神科醫生,坂倉為其他人的生活解困,但事實上,他自己多年來也長期受困。

雖然他在十多歲時候就想過「要做點什麼」,但到上了高中,每當他感到沮喪時,卻只會躲在家裡。 最終,他輟學了。 即使在找到工作後,他也曾多次擅自曠工。

他的父母認為他「懶惰」、「不認真」和「不夠努力」。坂倉陷入了自我厭惡,不斷重複著看不見希望的惡性循環。

直到二十多歲,他懷著克服困境的願望,開始了環遊世界的旅程。 從中國出發,他去了巴基斯坦和印度,然後前往肯亞這個他從小就著迷的國家。 在那裡,他參加了非政府組織建造學校和提供醫療服務的活動。

他回憶說:「我去了沒有診所或醫生的村莊,給孩子們分發疫苗。我感到很有成就感,因為接種了疫苗的孩子不會生病。我自己也感染了瘧疾,並強烈意識到醫療保健的重要性。 我於是決定要成為一名醫生。」

他在肯亞待了三年半,然後去了美國。回到日本後,他重新參加大學入學考試,並在 37 歲時成為了醫生。成為醫生給了他很大的信心,知道只要努力,他就能成功。但這並沒有改變「生活的困難」。 他那「自信」和「缺乏自信」的複雜心理狀態仍然持續。

當時,他的弟弟在工作中遭受霸凌和騷擾,企圖自殺。那已是 10 年前的事。 坂倉想知道自己是否能為弟弟做點什麼。 因為想為憂鬱症患者做點事,坂倉選擇專攻精神病學。

他說:「但我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而且我陷入了很多我自己也無法解決的問題,包括我弟弟的問題。 由於找不到解決辦法,我和妻子大吵了一架,這傷害了我們的孩子,我的工作也遇到了麻煩,我開始「逃避」,開始酗酒。 我喝得越來越多,不知不覺間我已成了一個酒鬼。」

然而,正是由於他的酗酒問題,引發了坂倉生活的改變。 他加入了一個酗酒者自助小組,並參加了一個康復計劃。起初,他為自己的病被治癒而鬆了一口氣,但他說,「用你的腦子去理解」和「實際生活」之間有很大的差異。

他說:「最終,我再次變得沮喪,想知道為什麼我這麼努力卻還是沒有成功,四年前,我在憤怒中曾想過選擇死亡。」

坂倉回憶道:「我感到內疚,如果我離開家人獨自死去,那就是對妻子和孩子的背叛。 正因為跌到了這個『谷底』,我的生活方式才真正發生了 180 度的 改變。」

在這個過程中,他第一次認識到「有一種生活方式,就是把一切都託付給一個超越自己的存在」,並感到了「救贖」。他覺得「有一位溫暖的天主一直在守護我」。

去年 5 月,坂倉決定參加宇部教會的慕道課程。 浪子回頭的比喻 (路:15:11-32) 最能引起他的共鳴。

他說:「以前我沒有固定的工作,而且屢屢不孝順父母,所以我就是一個浪子。」福音中父親熱情歡迎放蕩兒子的形象,讓他明白「天主的存在,即使我想死,天主也寬恕了我。我感到了希望。」

他指出:「我曾經很沮喪,總是擔心未來,因為我被焦慮壓垮了。但現在我相信天主,生活就變得容易多了。」

坂倉選擇以醫生聖路加作為他的聖名。他希望與教會的人們分享他的經歷,並有了一個新的夢想,那就是有一天能在肯亞行醫。

坂倉將於 3 月 30 日在宇部天主堂的復活節守夜禮中領受洗禮。

 

原文:  Trusting in God brings Japanese psychiatrist back from the br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