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示来自沙巴斗湖的何崇祯會士聖衣會會长,Kenneth Gopal神父面前发永愿,

By Journey With Us | Translation by Catherine Wan

Aug 31 2020

来自沙巴斗湖的何崇祯會士,现年34岁, 于2020年8月14日在吉隆坡廖斌坚總主教,家人和朋友的见证下, 在森美兰芙蓉修道院,聖衣會會长,Kenneth  Gopal神父的面前,许下终身愿,加入會士的行列。 他現被稱為耶穌聖心及聖母无染原罪喬治的修道士(OCD)。他下一步將是准备被晋升為執事,接着是晋铎爲神父。

Friar George Ho Chung Jen

何會士和一位比他小四岁的妹妹在母亲的呵护下成长。自幼他對天主情有獨鍾,他说“我一直對聖經故事,聖人的生活故事感到著迷。自己試圖模仿他们的生活,但沒有成功。我個性調皮,讓媽媽頭疼。”

當别人問起他如何知道自己的聖召時,他會以浪漫的戀愛為例,答说 ‘你怎麼知道他/她是否適合你?‘他說:‘’聖召是一種難以言語表達出來的神秘事情。‘’ 

他覺得從小就感到天主的临在, 尤其在他第一次领聖體那天,這種感覺更加強烈,在他內心深處留下深刻的印象– 感到自己的心被祂的愛征服了。在他求学阶段–在他就读斗湖新华小学和沙巴華语中學至到在八打靈再也KBU學院攻读室內建築時,天主的聖召一直都在他心裡萦绕着。

“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聖召的念头開始減弱,尤其在我大學時代,我正考慮結婚。因此,我把修道聖召搁在一边。直到天主決定在我二十三歲那年,讓我跌一跤。那個時候,媽媽面臨一些健康問題,我與天主達成了協議: 若祂治癒好母亲,我將奉獻我的生命,加入修道生活。天主俯允我的祈禱。所以我就回应了修道聖召, 但我永遠無法回報天主對我的大愛。”

畢業後,何修士留在KBU擔任講師和补习老师兩年。在這段時間裡,他做出改變自己一生的決定。

“大學畢業後,我正處於人生的十字路口,我祈求天主帶領我到祂要我去的地方。因此,我開始認真辨別自己的聖召。由於我在聖方济萨威堂度過大部分時間,所以我覺得自己被召叫為耶穌會士。可是,隨著辨认聖召旅程前进, 一位神父問我是否對默观生活感興趣,并建議我考慮加爾默羅修會。‘’

“我不知道加爾默羅修會會士是誰,要到哪裡找到他們。 当時我在聖方济萨维堂青年服务中心四處張望,看看是否能找到任何资料。” “我找到關於加爾默羅會的黑白小冊子,並聯繫其中一位男修士。接着我就一直和他們一起行修道之旅,並在26歲時加入他們。起初,登上加爾默羅山的旅途不易,目前偶尔還是如此!”

他的母親对他加入修道团体的決定感到難過,花了三年的時間才能接受他的决定。 “直到今天,有一些朋友继续对我的决定给予支持,但有些人则感到沮喪,因為觉得我那麼年輕就離開教育工作生涯。隨著歲月的流逝,他們中的許多人,包括我的媽媽,終於給了他們祝福。我為此感謝主。”

“加尔默羅修士的聖召是獨一無二的。 祈禱和使徒服务犹如瑪利亚和瑪尔大一樣并驾並驱。當祈禱成為“更好的一部分”時(參見路加福音10:42),我們的服务事工包罗万象,從教要理到照顧窮人和病人。“

他補充說:“我所发的永愿,讓我成為加尔默羅团体的正式成员。执事的和司铎(莊重发愿之後)是賦予我們的职务。”

在行管令期間,他目前的服务主要圍繞在祈禱,並為团体中的兄弟服務。 “只有一次的情況下,我被要求在線上廣播(穿褐色会服的人電視台),针对聖母瑪利亞作簡短分享。该节目由我們的男修士主持,透過社交媒體平台,以便接觸更多有需要的人。”

目前,芙蓉小德兰男修院有五位加尔默羅修士和一名见习生,而遍布馬來西亞有4座加尔默羅女隐修院,分別位於芙蓉,亞庇,古晉和美里。

喬治何修士是首位在馬來西亞加爾默羅男修會发愿的人,对馬來西亞天主教會来说,是具歷史性的日子。该男修會會院於2017年在芙蓉成立。女隐修會在馬來西亞成立远比男修会早。隐修會 修女們過著默默的修道生活,而男修士则可到外參與積極的事工。

在芙蓉的女隐修院建於1982年,位於森美蘭州的曼丁。之後於2002年迁移到目前座落在山丘上的位置。周圍環境的美景盡收眼廉。- Journey With Us